帅气的金毛。
第一次发猫片。

在过去的三年,来来回回,总以为自己跑得很远,最后才发现自己回到了起点。而这所有的,所谓的“奔跑”的怪事的末尾,或许只是为了铺垫我遇见你。
我想这叫结果,这叫目的,这叫命,这叫孽。
我讨厌极了。
因为这看上去像是被耍了一通,我觉得应该就是。
但是我想我不后悔。
                             ...

独(草稿)


我又想起了那个女人。

她独自站在空无一人的站台上。

她戴着一顶极奇大的遮阳帽,手挽着一个黄色的手袋。

昏黄的灯撒在她的身上。周围的黑暗与她身上的光显得她像个在演悲情剧演员。

我看不见她的脸和那脸上的表情,却意外觉得异常悲凉和寂寥。

我似乎能想像出她的样子,那双眼,那个表情。
耳边是列车响动的声音,我看着她和站台不停地向后倒退着。

直到我再也看不见她。

一个小时后,我下了列车。在人群之间,我独自一人,被迫向前走着。

我不知道该怎么走出车站,也不知道该去哪里。但很多时候,我们都要在未知中独自一人。

继续,走下去。

逆着光向前走,不回头.16.

《陌生人》(原创,写着玩,渣渣,戏向)

01

我实在难以理解长假才刚放完没有一个星期(虽然我知道今天已经星期五了但是一个星期有七天。对,七天)就已经开始转凉。

在我那近乎空白的记忆里,似乎没有一个类似像现在一样在风中瑟瑟发抖却假装自我良好的场景。我想也可能是我忘了。总所周知我的记忆可是“很好的”,我一度希望能从中找到一丝赞美意味……嗯,不太成功。我想这并不是什么重点。重点是我忘记了带上我的秋冬制服。呃,这个话题我不太想提起这样可能会显得我记忆又“好”到一种诡异的高度。
    “哟,今天穿的真少。”声音满满挖苦色彩,不用想也知道是谁。只有一个人会这么对我说话。
   ...

《陌生人》(原创,写着玩,渣渣,戏向)

序。

 对于什么时候认识他的这个问题,我早就忘记了。

     也许是他来的过于轻盈,就像一片随风而起的羽毛,飘渺、让人难以捉摸。让我在记忆里忘记了为他留下一寸土地。

     也许是我不曾了解过他,也不愿去了解他。他的出现恰似一枕南柯。醒来了,便消失了。

     也许……

     也许,对于他我未曾陌生过,也未曾熟悉过。


《樱》同人向,疑似卡蜜,蜜丽年老向

第一次写蜜丽的同人,还是写蜜丽老年时期的......

“他”是写蜜丽的孙子,一个极为像卡林的人.......

总体来说写的不太好,但还是希望你喜欢。

----------------------------------------------------------------------------

雪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停的。

名为樱的花在这寒冷的日子里悄然开放。柔柔地开了,又淡淡地随风落下,它落在那早已消融的河水中,落在那还没什么人的街道上......它随风飞舞,又翩然落下,似乎只是为了诉说些什么。所以,人们常说樱是带走冰冷送来温暖的使者,每当樱盛开之时便是万物复苏之时。

如今看...

我可以跟在你身后,
像影子追着光梦游。
                                         ——追光者  岑宁儿

1 / 2

© 天空与兔子的故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