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草稿)


我又想起了那个女人。

她独自站在空无一人的站台上。

她戴着一顶极奇大的遮阳帽,手挽着一个黄色的手袋。

昏黄的灯撒在她的身上。周围的黑暗与她身上的光显得她像个在演悲情剧演员。

我看不见她的脸和那脸上的表情,却意外觉得异常悲凉和寂寥。

我似乎能想像出她的样子,那双眼,那个表情。
耳边是列车响动的声音,我看着她和站台不停地向后倒退着。

直到我再也看不见她。

一个小时后,我下了列车。在人群之间,我独自一人,被迫向前走着。

我不知道该怎么走出车站,也不知道该去哪里。但很多时候,我们都要在未知中独自一人。

继续,走下去。

评论
热度(6)

© 天空与兔子的故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