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过去的三年,来来回回,总以为自己跑得很远,最后才发现自己回到了起点。而这所有的,所谓的“奔跑”的怪事的末尾,或许只是为了铺垫我遇见你。
我想这叫结果,这叫目的,这叫命,这叫孽。
我讨厌极了。
因为这看上去像是被耍了一通,我觉得应该就是。
但是我想我不后悔。
                                    2017.11.25  给一个朋友。

评论
热度(3)

© 天空与兔子的故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