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同人向,疑似卡蜜,蜜丽年老向

第一次写蜜丽的同人,还是写蜜丽老年时期的......

“他”是写蜜丽的孙子,一个极为像卡林的人.......

总体来说写的不太好,但还是希望你喜欢。

----------------------------------------------------------------------------

雪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停的。

名为樱的花在这寒冷的日子里悄然开放。柔柔地开了,又淡淡地随风落下,它落在那早已消融的河水中,落在那还没什么人的街道上......它随风飞舞,又翩然落下,似乎只是为了诉说些什么。所以,人们常说樱是带走冰冷送来温暖的使者,每当樱盛开之时便是万物复苏之时。

如今看来也算是有几分的道理,只是那严寒似乎比记忆中的往常要离去的晚些,我不知道那的确是天气过于恶劣亦或者,是我在这个世界的时间已寥寥无几。

 

时间的冲刷让人们遗忘了曾经的痛苦,去开始新的生活。他们把所有的不堪,悲伤,痛苦,都留给那柔软的粉,随着严寒,一同埋葬在土里,就像从未发生过一样。很多时候,我都会以为那些曾经的痛苦都只是我做的一个噩梦,只要我从梦里醒来一切痛苦就会消失。只是每当在梦里醒来时,我都会发现痛苦的确真真切切地存在,而那些曾经爱过我的人,早已离开。我也无法让时间抹去我所有伤痛,无法把那些人,那些事全部遗忘。

 

我终究,注定要带着这所有的罪孽,痛苦,悲伤结束我的所有时间吗?

 

“祖母?”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来的,难道是刚才失神的时候吗?我对他笑笑,他见我望着他笑了,便找了张椅子面对着我坐下一边还拿出一本书一脸兴奋的不停地说着什么。

 

真像啊!

我看着他那好看的银发被高高束起,就像那个人一样。

我看着他那紫罗兰色的瞳孔清澈如水,就像那个人一样。

我看着他在对着旁人时总是一副很严肃的样子,对着我却是温柔的很,就像那个人一样。

我看着两个极为相像的影子重叠在一起,最后竟变成了一个清晰的影子。我微微抬起头试图去看清那影子的样子却发现有什么就那样不受控制地流了出来。耳边的声音突然停了下来,他似乎发现了我眼边的泪水“祖母?您哭了吗?”我摇摇头依旧对他笑着,微微张开口却发现什么也说不出。他伸手去擦拭着我那依旧流着的泪,我感受到他的手很凉可动作却极为温柔,就好像曾经那个人在我一无所有时依旧努力想要保护着我一样……

 

在以往的痛苦记忆里是不是也还留下了些美好的,但我已经忘记了的东西呢?

 

………

 

“卡林哥哥,你会一直在我身边吗?”

“嗯……”那个少年认真地想了许久,最后对着这个一直用期待的眼神看着自己的少女笑了“无论你在哪里,我都会在你身边的。”

“嗯!”

…………

那年,正是落樱纷然的日子。

 


评论
热度(7)

© 天空与兔子的故事。 | Powered by LOFTER